董某萍

  • 安徽省合肥市精残低保户将小孩被丢下楼 妈妈去世后独自一人定居无人看护

    “有一段时间,她经常来店里找我和我老公聊天,说我长得很像她一个同学,非问我要手机号码,我没给她。”12月6日,澎湃新闻从合肥市公安局及庐阳分局获悉,目前庐阳区分局刑警队正侦办此案,至于嫌疑人的作案动机以及是否申请对其进行精神鉴定等细节,警方未透露,有调查结果将适时发布通报。

    2021-12-07